名家云集,共话姚雪垠及其文学创作——探讨《李自成》之再经典化

关注南阳网
微博
Qzone
名家云集,共话姚雪垠及其文学创作——探讨《李自成》之再经典化
作者:  

  名家云集,共话姚雪垠及其文学创作—

  探讨《李自成》之再经典化

  

  满城芬芳喜迎各界宾朋,名家聚宛共品文学珍馐。日前,在姚雪垠研究学术报告会上,解放军总参原兵种部政委、少将田永清,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文学研究所原所长、著名文艺理论家张炯,北京大学资深(终身)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语言文学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原会长、著名文艺理论家严家炎,河北大学教授、博导阎浩岗,北京大学研究员、跨文化研究学者、企业文化专家王超逸等齐聚一堂,分别从不同角度对姚雪垠文学创作历程、作品历史地位及意义等进行全方位深入解读,共谋《李自成》再经典化之路。

  

  田永清:姚雪垠先生的三个座右铭

  

  1.jpg

  田永清

  

  一个是大作家,一个是职业军人,年龄相差30余岁,却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交。田永清说,在他的印象中,姚雪垠面容俊朗、慈祥,眼睛炯炯有神,一口地道的河南方言,声音洪亮,风趣幽默。姚雪垠的三个座右铭让田永清印象深刻。

  

  姚雪垠的第一个座右铭是:加强责任感,打破条件论,下苦功,抓今天。姚雪垠认为,一个人要想成就一番事业,就必须坚忍不拔,克服困难,珍惜时间,下苦功夫。

  

  姚雪垠的第二个座右铭是:耐得寂寞,勤学苦练。姚雪垠认为,耐得寂寞的人,就能勤学苦练,从而做出成绩来;相反,耐不得寂寞的人,心浮气躁,热衷于赶时髦、出风头、哗众取宠,不可能刻苦学习,更谈不上埋头钻研,就不可能取得大的成绩。

  

  姚雪垠的第三个座右铭是:生前马拉松,死后马拉松。姚雪垠对此解释为,“生前马拉松”指漫长的人生道路正如马拉松赛跑一样,中途一刻也不能放松,要勇往直前并力争上游。“死后马拉松”指,对一个人的评价,只有在他去世后才能“盖棺论定”,但有时即使“盖棺”也还不能“论定”。对于一个人的人品和作品,后世还会继续展开讨论,或取或舍,或誉或毁,众说纷纭,这是常理。而一部作品是否有生命力,一是看它是否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二是看它是否经得住读者的考验。(南阳日报记者 杨 萌)

  

  张炯:新时期历史小说开山之作

  

  2.jpg

  张 炯

  

  “新中国建立后的前17年,在大陆文坛,现实题材和革命历史题材所占比重较大,而历史题材在小说创作中则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冷落。”回首60年前的文学创作环境,张炯说,“直到1963年《李自成》第一卷出版,才引起了文艺界的瞩目。然而在当时历史小说纷纷被批判的情况下,没有评论家敢发表肯定的评论。直到后来得到毛主席的支持,这部五卷本巨著才得以陆续完成、出版,并推动了新时期历史小说创作的重新兴起。”

  

  “小说写几个人物的命运易,而要描写一个时代的广阔历史画面则相当难。”张炯认为,《李自成》不仅写出了崇祯皇帝和李自成的悲剧以及各色人物的命运沉浮,还描画了朝廷内部的钩心斗角、庙堂庭争,以及战场的金戈铁马、攻取杀伐,使读者仿佛再睹那段悲壮、复杂的历史本身。如果没有丰富的知识积累和生活积累,没有惊人的感受力和想象力,没有坚定的决心和百折不挠的毅力,这样一部数百万言的巨著是完不成的。

  

  针对《李自成》的历史地位与意义,张炯明确表示:“它是新时期历史小说,特别是长篇历史小说的开山之作,也是新时期第一部运用辩证唯物史观、充满科学主义的文艺观点谱写历史、表现历史的巨著。正是在它所开辟的航道上,后来者络绎不绝,几十年间创造了我国历史长篇小说的空前繁荣。”(南阳日报记者 周 聪)

  

  严家炎:《李自成》艺术成就杰出

  

  3.jpg

  严家炎

  

  在严家炎看来,中国当代长篇历史小说中,写得最为厚重、扎实,艺术成就也最为杰出的,就是姚雪垠的《李自成》。这部小说能获得茅盾文学奖是理所应当的,因为其在历史科学与小说艺术的结合上、悲剧艺术的运用上、长篇小说结构美学的创造性探索上都做出了十分重要的贡献。

  

  《李自成》反映的是1638年至1645年农民起义的悲剧历程,同时也在广阔的背景上全景式地再现了明末社会各阶层的生活场景与精神风貌。全书结构宏伟,情节大起大伏,塑造人物众多且栩栩如生。

  

  严家炎认为,《李自成》中悲剧艺术的出色运用,是作品具有鲜明独创性的显著标志。整部书由大大小小许多历史悲剧组成,正是作品具有深刻丰富的社会内容和震撼人心的感染力的原因所在。

  

  在长篇小说结构艺术的探索上,《李自成》于多线索的复式发展中做到主次分明,虚实得体,统筹兼顾,繁而不乱。作者采取了一种很巧妙的“单元组合”方法,即全书不仅分成许多章,而且将若干章捆扎在一起组成一个单元,每一卷都能构成大大小小的若干单元。

  

  整部作品浓淡相间、疏密映衬、首尾照应,给人以均衡对称的美感,显示了作者的匠心,值得后人总结和研究,对于后辈提高长篇小说结构艺术水平定能提供有益的启示。(南阳日报记者 杨 萌)

  

  阎浩岗:经典化·去经典化·再经典化

  

  4.jpg

  阎浩岗

  

  自《李自成》问世至今,阎浩岗认为,其文学史地位的评估经历了初次经典化(1977年至1987年)、去经典化(1988年至2007年)和再次经典化(2008年至今)三个阶段。

  

  1963年,《李自成》第一卷出版,1977年起受到了专业批评家和文学研究者的高度评价,甚至被写入文学史,给予突出位置。及至1982年《李自成》第二卷获首届茅盾文学奖,声誉达到巅峰,茅盾、夏衍、朱光潜、曹禺等均赞誉有加。

  

  去经典化时期,真正使《李自成》文学史地位动摇、经典价值被解构的决定性因素,主要来自文学批评界的专家学者。自1988年起,随着王彬彬、刘再复、洪子诚等对作品的否定评价,《李自成》文学史地位逐渐被打入谷底,以至于几乎从文学史教材中完全消失。

  

  究其原因,阎浩岗认为,事实上,否认《李自成》文学史地位和价值的那些代表性人物,大多没有读过全部五卷作品,甚至对作品出版日期也不甚清楚,持论漏洞百出,一旦进入正常语境和学理范畴,不难驳倒。

  

  “直到2008年《文学评论》第2期发表董之林的《观念与小说——关于姚雪垠的五卷本<李自成>》,才真正启动了《李自成》的再经典化。”阎浩岗认为,“《李自成》的再经典化需要‘去蔽’,即排除偏见带来的曲解、误读,让专家学者真正潜下心来通读、细读全书,以反思启蒙现代性的眼光重新审视这部巨著。”(南阳日报记者 周 聪)

  

  王超逸:《李自成》经得起时间考验

  

  5.jpg

  王超逸

  

  南阳日报记者 杨 萌 摄

  

  谈及《李自成》,王超逸认为,姚雪垠所挖掘的这块历史题材是非常用心的。进入八旬之年,姚雪垠曾说,“《李自成》之后,还有久已酝酿的太平天国、戊戌变法、辛亥革命等重大历史题材等待我动笔,我还要在艰苦的创作旅程上继续长征”。尽管这些尚未起笔,姚雪垠便已离去,但足可见出其创作规划之高远宏大。

  

  “前不久,我到中国现代文学馆考察时,看到姚雪垠捐赠的大量文献中有很多明史著作,加之太平天国、戊戌变法、辛亥革命等创作构想,说明姚雪垠是想要着眼北京、南京两座都城,研究明王朝、清王朝、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四个朝代,从而完整地观察这前后六百年历史,思考变与恒的历史规律。”王超逸认为,鲁迅曾说自己的所有小说都是政治小说,是自己的政治论文,其实姚雪垠也是把自己的历史小说当政治小说去写的,可以说,《李自成》是一块宝玉。

  

  谈及《李自成》的经典性,王超逸认为,这部作品并不是单写李自成的思想轨迹,而是三大政治集团在明末清初所面临的中国社会究竟该向哪里发展的问题。

  

  作品艺术规律的创新性探索走在时代前列,加之独特的语言风格,足可为后世垂范,有经得起不断被阐释、被批判、被否定、被复评、被开掘而能不断焕发生机、永葆生命的恒久魅力。(南阳日报记者 周 聪)


编辑:    校审:贾红英    责任编辑:张中科    监审:黄术生

中共南阳市委宣传部主管、南阳日报社主办 电话:0377-63130371 13569258722 QQ:88326964

技术推广合作 QQ283252757 69500676 法律顾问:河南大为律师事务所 毕献星 任晓

豫ICP备12012260号-3    豫公网安备411303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