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或影像版)“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首日—— 看看谁忘了头上那顶“盔”
作者:  徐蕾

  本报记者徐蕾

  日前,公安部交管局下发通知,6月1日起在全国开展“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整治骑乘摩托车不佩戴安全头盔、驾乘汽车不系安全带行为。我市公安交管部门前期也对这项安全守护行动进行了宣传,并鼓励电动车骑乘人员也佩戴安全头盔,助推安全出行习惯养成。那么,市民对戴头盔这项倡议执行情况如何?昨日记者走上街头进行了随机采访。

  骑行戴头盔,他们做得较好
微信图片_20200601125545.jpg

摩托车驾驶员能够做到自觉戴头盔

  昨天上午9时,在交通流量比较大的市区人民路与新华路交叉口。记者经过半个小时的观察发现,路上摩托车驾驶员基本都能做到自觉佩戴头盔,而摩托车乘坐人员仅有少数能做到戴头盔。

  上午10时,在人民路文化宫路口,一名戴头盔的男士骑着摩托车似乎在等人,过了一会儿,一名女士拿着一个头盔赶过来,上车前,她特意戴好了头盔,但这种仅仅是个例。

  在他们不远处的人行道上,停着一辆同城速递电动车,戴着安全头盔的驾驶人正在查看手机。记者上前询问,快递小哥说,他们公司有要求,上路需要佩戴头盔,虽然他骑的是电动车,但是平时就养成了戴头盔的习惯,觉得还是戴上安全。

  记者在人民路上观察发现,除了摩托车,外卖骑手、同城快递员是执行佩戴头盔最到位的一个群体。

  骑乘电动车,戴头盔者寥寥
微信图片_20200601125513.jpg

微信图片_20200601165033.jpg

电动车骑乘人员自觉佩戴头盔者不多

  在南阳,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电动车因其便捷性是很多家庭出行的选择,全市电动车保有量庞大。公安部交管局“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中,倡导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也佩戴头盔。在昨天的采访中,记者观察发现,城区内,电动车驾驶人骑行上路能够自觉佩戴安全头盔者较以往相比多了一些,甚至个别家长送学生上学时能做到自己佩戴头盔的同时为孩子也准备一顶头盔,这在以前是不多见的。

微信图片_20200601125832.jpg

电动车骑乘人员共同戴头盔值得点赞

  记者在城区十字路口、路段观察发现,与路上行驶的庞大的电动车数量相比,自觉佩戴头盔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大部分驾驶人戴的是各种遮阳帽。昨日有风,采访中,记者不时发现有电动车驾驶人的遮阳帽在骑行中被风吹落,驾驶人紧急停车捡帽,后面电动车一片刹车声。

  电动车驾乘人员为何不愿戴头盔,采访中,有市民说,“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处罚的是摩托车和汽车,电动车因为不受罚所以没必要一定戴。还有市民说,头盔没处放,放车篓里又怕丢,索性就不戴了。

  事故告诉你,戴头盔很重要

  公安部交管局曾通过对海量事故数据进行分析发现,在电动自行车、两轮摩托车驾乘人员中,80%是颅脑损伤造成人员死亡。如果摩托车、电动自行车都佩戴安全头盔,致人死亡的事故可能下降60%—70%,因此头盔只有在事故发生时才能显现出它的重要作用。

  记者从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队获悉,今3月26日4时左右,在南阳市后菱线X014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新店乡张楼村口处,张某帅驾驶一辆轻型普通货车沿南阳市后菱线X014由北向南行驶至南阳市后菱线X014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新店乡张楼村口处时,与沿新店乡村村通道路由东向西行驶的张某爱(11岁)驾驶的两轮电动自行车相撞,造成张某爱受伤经医院救治无效死亡、两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

  4月27日11时,在镇平县城区建设大道与玉源大道交叉口韩某(未佩戴安全头盔)驾驶无号牌两轮摩托车载仵某(未佩戴安全头盔),与由南向北上路行驶的苏某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发生相撞,造成两车损坏,韩某、仵某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

  经镇平县人民医院诊断,摩托车驾驶人韩某轻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多处浅表损伤;摩托车乘坐人仵某轻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右髌骨骨折、多处浅表损伤。

  真实的事故案例告诉我们,在事故发生的一瞬间,骑车人往往头部先着地,后果十分严重。如果佩戴头盔,则会大大降低颅脑损伤的程度。因此“安全头盔”在事故发生时就可能是“救命头盔”。骑车人一定要破除怕麻烦心理,自觉做到“先戴头盔再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