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产能被关煤矿:工人工资到手6毛 多人跳去小煤窑

2017-01-10 20:05:50 |作者: |来自:

摘要: △关闭的盛远煤矿年产90万吨,矿井井田面积11平方公里  封井那几天,掘进工人张进文(化名)一直在现场。  一人多高,近两米宽的人行平硐封起来有点费劲。...

△关闭的盛远煤矿年产90万吨,矿井井田面积11平方公里

  封井那几天,掘进工人张进文(化名)一直在现场。

  一人多高,近两米宽的人行平硐封起来有点费劲。从硐里面近三十米深处开始填,先是填石头——那大大小小的石块,都是工人们用背篓背进去的;填三米多厚的石头,然后灌注二十米黄泥,然后再填三米厚的石头,直到洞口。

  四个月后,封井那个月拖欠的工资终于到账了:六毛钱。

  这是六盘水水矿集团去产能化关闭的第一座矿——盛远煤矿。根据国务院去产能的工作安排,从2016年起,煤炭行业用3至5年的时间,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此前,张进文在这里工作了19年,每天从这个平硐下去,坐矿车走上十几里,来到煤层前。而这个洞口,又由他亲自封上。

  他说,不留恋。

△ 2016年9月,盛远煤矿正式关闭

  封硐关矿

  如今走在木冲沟矿区,很难想象盛远煤矿鼎盛时期的热闹景象——车间残破,道路坑洼,路上鲜有行人,路边的小店也关了大半,偶有开张的也没什么生意,店主坐在门口打望。

  “以前人多得很,这餐馆到了饭点,坐都坐不下。” 张进文说。他引了几个工友,来到常去的一家餐馆。

  这是他们失业的第五个月。

  “上工时根本不敢想别的事,可是偶尔闲了跟兄弟们聚个餐,聊起这些年的待遇,心里真不是滋味。”他喝了酒,脸通红。

  工友们在一旁附和劝慰,稍稍沉寂几分钟,几人复端起酒杯,“今天好好喝一个,过了年该出去打工的出去打工,下次再见面喝酒,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在盛远煤矿工作的前18年里,张进文几乎没怎么操心过自己的工资和社保。五险一金该扣就扣,反正,发到手机上的工资入账短信,数字看起来差不多就行。

  作为一线的采煤工人,他产量任务繁重,操纵着采煤机,机器一开,煤块哗哗地落下,容不得他半点分心。早班4点就得起床,等从地底下上来,已经是下午三点以后了。抹一把脸上的汗水,洗个澡,除了回家休息,啥心思都没有。

  煤炭去产能化的政策出台后,作为六盘水四大支柱产业之一的煤矿企业——水矿集团,自然也在此次去产能的名单之列。除了位于木冲沟的盛远煤矿(产能90万吨/年),同年被关闭的,还有水矿集团的那罗寨煤矿二井区,以及贵州正华矿业有限公司钟山区大河镇沙沟煤矿,总共去产能141万吨。

  关矿要比传言来得早一些。早在煤炭钢铁去产能化的决策刚出台不久,便有传言称,盛远煤矿要在2017年3月关停,之后这个日期一变再变,一说是2016年底,最后实施于8月。

  自8月中旬起,设备依次从井下撤出,8月底,开始封井口,张进文跟班组60多个兄弟,花了六七天时间,把自己曾经通向地心的通道封了个严严实实;9月17号,工作组验收,填上的垌口涂一层白粉,印上日期,宣告了盛远煤矿的落幕。

△ 淮北一家即将关闭的煤矿,是煤炭业去产能大背景下的又一个样本

  “矿二代”

  2016年8月,张进文刚刚为母亲办完丧事,扶灵回老家。便赶回来上了六天班,见证了自己无数次下去的井口被封的全过程。

  这是一座建立在煤炭能源上的移民城市,张进文也是移民之一。1975年,父亲作为支援“老三线”的工人,从江苏的乡村来到这里,到了79年,他也跟随母亲来到这里,乡音换成了当地口音,从此,命运就与这座矿的兴衰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来“老三线”的工人们都说这么一句话,“我为祖国献青春,献完青春献子孙”,张家兄弟六个,张进文是老幺,长大后,其中五个孩子都选择了在矿上工作——他曾试图选择别的道路,做生意,在矿上开了一家冷饮店,初时还好,可随着97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余波波及到这遥远的矿区,让他的生意跟着冷了下来。为了养家,他也戴上安全帽,进了矿。

  九十年代时,一提起煤矿,人们总会跟富足与稳定挂钩。张进文的工友王承友(化名)告诉深一度 记者,那时候,虽然普通工人的工资只有每月100多块,却是不少姑娘们中意的对象。

  煤矿一线向来人停机不停,三班倒。算上来回的路程,一天要花上十二三个钟头,每个月,各班组都有既定的工作量,完成不了要扣钱,分摊到每天的采掘量上,干不完就只能加班,回到地面上,误了班车,就得走上四五十分钟才能到家。

  一线辛苦且危险,工人们不敢有任何懈怠,饶是如此,也难逃与死神狭路相逢。2000年9月26号,张进文对这个日期至今记忆犹新。当天交班时,他的腿被机器刮了一下,从井下上来,就跟领导请假,。“当时,请一天假要扣50块钱,领导没准假,但我就是想休息一天。”他说。

  第二天,他自作主张没去上班,在家睡了个好觉。等28号一早起床去楼下接水,准备上班时,才知道自己当时工作的四采区发生了重大瓦斯爆炸事故。

  张进文拔脚向四采区奔去。路上遇到了慌作一团的哥哥。27号爆炸发生后,在保卫科的哥哥急得不得了,第一时间就跑到采区,逢人就问,张进文今天有没有上班?

  路人不知他恰好没上班,都答:上了,他今天有班。没出来吗?没出来的,就是出不来了。